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美国华人网

伊拉克政治权力斗争升级,萨德尔支持者闯入议会扎营示威

2022-8-1 20:35| 发布者:jianjun| 查看:1230

原标题:伊拉克政治权力斗争升级,萨德尔支持者闯入议会扎营示威

7月30日,在位于巴格达绿区内的伊拉克议会被“占领”后不久,一列皮卡车车队开始向聚集在议会大楼内外的数千人提供晚餐。大楼外的花园里搭起了一个迷彩帐篷,穿长袍的男人、抱小孩的妇女……形形色色的人出入于此——他们是什叶派宗教领袖萨德尔的支持者,这是他们在四天内第二次占领议会大楼。



萨德尔支持者占领议会


不满“腐败的政治进程”,本届议会选举的最大赢家、有“反美斗士”之称的萨德尔6月命令属于其领导下“萨德尔运动”的73名议员集体提交辞呈。选举已经过去近10个月,但伊拉克各政治派别从未达成共识推进组建政府。在与伊朗关系密切的什叶派政党联盟“协调框架”派出萨德尔的长期竞争对手作为总理候选人后,抗议一触即发。


萨德尔的支持者宣布将在议会举行无限期静坐,以此破坏“协调框架”组建伊拉克下一届政府的努力。他们提出了多项诉求,其中包括提前选举、修改宪法和罢免萨德尔的反对者。最新的事态表明,随着两个什叶派主要团体之前的权力斗争加剧,伊拉克陷入了更深的政治危机。


“平民的狂欢”


7月27日,抗议者第一次袭击并闯入议会大楼后,仅停留了大约两个小时便听从萨德尔的号召离开了。然而,30日的“占领”与上一次截然不同,伊拉克卫生部表示,大约125人在冲击议会的暴力事件中受伤,其中包括100名抗议者和25名安全部队成员。几个小时后,警察放弃了阻拦,将大楼留给了萨德尔的支持者。


萨德尔本人并未现身抗议现场,30日,“萨德尔运动”发布了一则简短声明称,“示威者宣布静坐,直到另行通知。”31日,萨德尔本人在社交网站上称,静坐是“从根本上挑战政治制度、宪法和选举的绝佳机会”。他呼吁所有伊拉克人加入这场“革命”,这也预示着静坐抗议可能会一直持续。



在议会大楼兜售果汁的小贩


周末的“占领议会”运动更像是一场平民的狂欢。萨德尔的支持者在议会大楼里跳舞、祈祷、高呼着赞扬这位什叶派宗教领袖的口号。网络上流传的照片显示,人们在院子里生火煮茶,还有商贩赶来出售香烟、果汁和糖果。大厅里,一些人在滑旱冰,一些人铺好了床铺,还有一些四处踱步,举起手机拍摄实况,安全部队则袖手旁观。


在美联社的报道中,一个名叫萨米尔的年轻人在议会大楼里卖冰棒。“我来这里是为了谋生。”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,说道。在抗议者占领议会大楼的周末,巴格达气温最高达47摄氏度。



议会大楼外分发食品的人


“这是萨德尔决定的。”一名裹着黑色长袍的妇女对法新社说道,“当他告诉我们回家时,我们就会离开。”7月29日恰逢伊斯兰教的“穆哈兰姆月”(伊斯兰教历一月)开始,也临近什叶派的阿舒拉节(新年的第十天),萨德尔也利用了这一宗教狂热的时刻。根据什叶派的宗教信仰,表达对什叶派精神领袖——殉道者侯赛因爱意的一种方式是抗争压迫。



抗议者在议会席地就餐


萨德尔的支持者主要是巴格达的贫民阶层,他们受到萨德尔反腐呼声的号召。特别是在石油资源储量丰富的情况下,电力等基本公共服务都无法得到满足。“如果没有与政党的裙带关系,谁都没办法从政府部门获得任何东西。”35岁的工人赛义德·海德尔对媒体说道,“他(萨德尔)是伊拉克唯一一个为穷人挺身而出的人。”


僵局创“后萨达姆时代”纪录


点燃此次抗议的导火索,是伊拉克本届政府总理的提名。在“萨德尔运动”宣布退出议会后,萨德尔的最大竞争对手——获得伊朗支持的前总理马利基提出自己担任总理,但在萨德尔公开批评后,马利基放弃了角逐。随后,“协调框架”又提名了另一名候选人——前内政部长苏丹尼。萨德尔的支持者们认为苏丹尼是马利基的忠实支持者,与马利基无异。



占领议会的抗议者


伊拉克已经近十个月未能组建新政府,创下了“后萨达姆时代”的纪录。去年10月的议会选举中,“萨德尔运动”成为议会最大党,拥有329个席位中的73席。但尚未达到伊拉克宪法规定议会三分之二以上选票选出总统的门槛,“萨德尔运动”必须与其他政治团体联盟。虽为什叶派领袖,萨德尔却主张与逊尼派和库尔德政党联盟,但此举遭到伊朗支持的派别阻挠,这也最终导致萨德尔的愤然出走。


2017年,伊拉克在美国为首的联军和伊朗的军事支援下击败了极端组织“伊斯兰国”。两年后,伊拉克人因为公共服务崩坏而走上街头,要求结束贪腐、所有政党退场,尤其是自2003年美国推翻萨达姆政权以来就掌握大权的什叶派团体,高举“反美、反伊”大旗的民族主义代表人物萨德尔在这时赢得了大批民众支持。不过也有声音认为,一些贪腐严重、机能失调的政府部门掌握在“萨德尔运动”手中。


近年来伊拉克国内基本没有发生过重大冲突,然而,这个坐拥巨大石油财富的国家却经历着高度贫困、普遍失业和政府功能失调的危机。全球原油价格飙升,将伊拉克的石油收入推至近年来的最高点,但与此同时,陷入权力斗争僵局的伊拉克政府却拿不出2022年的预算,急需的基础设施项目和经济改革支出被迫推迟。


萨德尔承诺将采取和平的政治行动,但他曾创建的武装团体“马赫迪军”在解散后依然对其表示支持,他的许多平民追随者也持有武器。外界担忧,一旦对峙升级,暴力也可能会导致武装冲突。


7月31日,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就伊拉克局势发表声明称,“敦促所有各方和行为体克服分歧,通过和平和包容各方的对话,组建一个有效的国家政府,毫不拖延地满足长期存在的改革要求。”